教会管理

中国文化与教会管理(三)

时间:2011-10-10 18:44:49  作者:  来源:  查看:312  评论:0
内容摘要: 从艺术观点看教会管理 狭义的艺术,就近代的意义而言。常指绘书、音乐、雕塑、文学之类;广义的艺术,则几乎遍及人生的全部活动。所以艺术是以人类有限的意识与能力,去追求无限的完美与满足的历程。同样的道理,管理是以有限的智力与资源,来追求人类生活的幸福,由此可知管理是一种高...

从艺术观点看教会管理

狭义的艺术,就近代的意义而言。常指绘书、音乐、雕塑、文学之类;广义的艺术,则几乎遍及人生的全部活动。所以艺术是以人类有限的意识与能力,去追求无限的完美与满足的历程。同样的道理,管理是以有限的智力与资源,来追求人类生活的幸福,由此可知管理是一种高度的艺术。

艺术是文化的一种代表,西方文化的重心在宗教与科学,中国文化的重心在道德与艺术。现在我们仅从与人际关系有关之艺术观点来探讨。

   我国先哲的观点

一、儒家

儒家对美的观念源于诗、礼、乐的教化。中国艺术始于商周的鼎彝,

综合古代宗教、人伦道德、政治、教育等思想,具有实用价值。我国不讳言艺术的实用性,尤其是孔子,更重视艺术在伦理方面的功能,所以有“文以载道”、“书助人伦”等主张。实用的目的与审美的价值,兼行并施,构成我国艺术的特色。鼎彝中空而内虚,更表现出中国人的度量和胸襟。

 儒家注重内在的精神美、德性美。孟子说“可欲之为善,有诸已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内在的心灵、灵性之美,表现于外,便形成整个的人格美。孔子之所以有说服力,即由于他是以高超的全人格来面对被说服的人。

在孔子看来,宇宙之所以伟大,即在自然力量的运行,生生不息。天有创造力,地有化育力。宇宙生命固能促使万物滋生,也能感召人类奋然振作。这种积极向上的艺术精神,儒家特别推崇。

 儒家表现在人际关系上的领导艺术,乃是以家族主义中的“孝”推广为“仁”来领导群伦,而采行中庸态度的“忠恕之道”来教化人民。既是“以仁为本”,故倡行以身作则的君子之治。

二、道家

道家和儒家一样,欣赏一切自然界的天地万物之美。老子认为宇宙充满着丰富的生命,运行着无比的创造力,所以能够不断的创造奔进,直到完美的地步。庄子则进一步指出天地的美,在于普通生命的流行变化、创造不息。方东美解说庄子的“天地有大美”为“天地之美寄生于生命,在于盎然生意与灿然活力,而生命之美形于创造,在于浩燃生气与酣然创意。”

 此外,到家还注重“淡朴之美”,这种看法影响了中国人生活的艺术。“淡”乃指安于平淡,所以中国人常以粗茶淡饭而自得其乐。“朴”的美表现于老子“返朴归真”的生活理想。“见素抱朴”是崇尚自然和厌黜人工的价值观念,传统的中国人多半欣赏自然之美甚于妖艳之美,便是深受道家的影响。

 道家表现在人际关系的领导艺术乃是“无为。然而无为并不代表回复到原始时代的情境,而是使人类各得其所的自然领导。因此道家的领导艺术,便是尽量去除一切人为的繁文 节,使部属能在自然不拘的气氛下发挥他们的真才实力。

   艺术观在教会管理的运用

就近代管理发展的趋势来看,员工的价值观念、休闲活动以及人群关系等等之研究,日益受到重视。史都华(H.Stowers)在其名著《合乎人情的管理》中,提出多于员工接触‘增进彼此了解、沟通感情、公正无私,以建立互信;个别了解员工不同的需要,并妥为处理;归功于有成就的员工,多加称赞与鼓励等等……运用起来,无一需相当的艺术修养。

库兹与欧唐纳而说:“管理是一种行的艺术,而管理学则是基于该艺术的一套有系统的知识”因为成功的管理活动,不但要对原理原则有适切的分析与充分的了解,更重要的是,还是这些原则的实际应用。如何在各种不同的情况下运用得宜,真是一种高度的艺术。

国人对艺术的观点,在教会管理上如何实际应用呢?

一、管理艺术化,以提高同工的效率

 教会管理从一个角度看,乃是人与人、人与群羊、人与资源、以及人与教会目标的组合。圣灵在各组合内的动工、引导,若能以管理的艺术配合,一定更为有效。把人当作人看待,正是我国文化可贵的所在,有领导角色的同工必须紧记在心;不要认为从事教会圣工,只要个人向神负责即可,必须顾到人与人间相处的艺术。(来13:3)

 在教会内有领导角色的同工,能深知人情世故,能够针对弟兄姊妹的需要,或鼓励其奋发向上,或予适切的帮助,使他们在其爱护之下,合作无间,共同完成教会的目标。这些具有“运用之妙,在乎一心”的领导者,实可纳入艺术的管理这一类型之内。

 我国艺术以“虚空能容”为其特制,因此领导同工应胸襟广阔能容纳各类型者,用其所长。器度狭窄的人,所谓“器小易盈”,最易刚愎自用、骄矜自大,这样的人,被神使用是非常有限的(罗12:17-21)

二、善用沟通的艺术,以增进彼此的关系

 中华民族是重视“心念相通”的民族之一。我们所赞赏的“默契”,便是不用多说话,彼此却能充分投合,这是“默契”的艺术。言语的沟通是一种美的表现;无言沟通,更是难得的艺术,也是老子“无言之美”的应用。就如“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19),乃是神藉着宇宙对人无言的沟通。对同工的劝戒,有时如耶稣对不认主的彼得的一瞥(路22:61);对同工的安慰,有时如复活的耶稣对马利亚的一唤(约20:16)。这些,比千言万语更有用。有领导角色的同工,岂可不慎思之?

 孔子曾说:“可与之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之言而有之言,失言。智者不失人,亦不失言。”有时我们常有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两难之感,孔子上述的原则当可为之解决:不应该说的话,一句也不多说;应该说的话,一句也不少说。由于中国人既敏感又重视面子,沟通非常困难,所以有领导角色的同工,要特别注重“体会”,要多听少说,要能察言观色,常常设身处地,以增强体认的能力。

 沟通乃是要让对方明白我们的意思,自动地来反应我们的意思,才能有良好的效果。雅各书第三章有很实际的说明。在教会内,无论是牧师与长执、信徒、或长执与信徒,若能有良好的沟通,可促进教会行政管理的效率。

中国人自古以来,即有管理的事实,只因中国人比较重行不重知,对于管理理论,是近年新兴的一门,尚未普遍重视,也一直未予整理,所以迄今尚无完整的系统。依管理的角度来看,我们文化存在着三项缺陷:第一是我们缺乏团队生活的经验。第二是我们数千年来的特权主义在习俗中已根深蒂固。第三是我们对所要求成就的标准不够高。虽是如此,从以上的研讨,我们可以发现,中国人的管理,自有其“合用模式”,即从人性的立场以道德理想及艺术精神贯通之。

 道德和艺术为我国文化的两大支柱。有领导角色的同工,除了在灵命有相当的根基外,若能在计划、组织、领导、决策……过程中,渗和著合乎国人思想模式的观念,配合新的管理知识和技巧,将使教会事工更有效率,更上层楼,使万民作主门徒。
 

Copyright 2008-2015 单县基督教堂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单县胜利路中段488号 邮编:274300 电话:0530-4658865 0530-4660119 
邮箱: tsuliangsir@yahoo.com.cn / sxlianghui163.com 
QQ: 249530960(文件查收、管理员)    1105932304 (网站发文、管理员)

鲁ICP备09041396号
Powered by OTCMS V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