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历史

“意见纵分歧,爱心却惟一”

时间:2017-8-17 9:22:18  作者:陈丰盛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20  评论:0
内容摘要:“意见纵分歧,爱心却惟一”——追溯刘廷芳博士基督教本色化理念 刘廷芳博士于1947年8月2日逝世,至今已足70周年。对于中国教会的大部分基督徒来说,对刘廷芳的生平及其贡献所知甚少,但他在80多年前所著、所译的诗歌至今成为中...

“意见纵分歧,爱心却惟一”

——追溯刘廷芳博士基督教本色化理念

 

“意见纵分歧,爱心却惟一”刘廷芳博士于194782日逝世,至今已足70周年。对于中国教会的大部分基督徒来说,对刘廷芳的生平及其贡献所知甚少,但他在80多年前所著、所译的诗歌至今成为中国教会基督徒必唱的诗歌。然而,刘廷芳的贡献不仅于此,他在神学、教育、政治、文学、翻译、心理学等方面均有建树,成为中国教会于20世纪上半叶在世界基督教舞台上最为活跃的中国人之一。本文,我们就刘廷芳在基督教本色化方面的理念,作一追溯,作为今日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中的参考。

 

一、 刘廷芳在20世纪上半叶中国基督教的地位

朱维之在19478月得知刘廷芳去世消息之后,应《天风》的约稿所写的悼文〈中国基督教文化界一大损失〉中的表述说:“近百年来新教所贡献的该是基督教文化底正文了,但新教徒有没有作到这个任务呢?先贤们在五四运动前夕,曾为新文化的先驱者;可惜在五四之后反倒落伍了。只有少数头脑清晰而心里火热的人士不甘落后,力竭声嘶地呼叫着,要基督徒中的知识青年起来迎头赶上去,在中国文化底旧基石上建设崭新的中国基督教文化,以贡献于世界文化。这少数头脑清晰心里火热的人士正是基督教文化的英雄,也是中国新文化的英雄,同时也是世界新文化的英雄。——刘廷芳博士就是这些英雄中的领袖人物之一。[1]又称:刘先生是我从儿童时代就很仰慕的人物之一,因为他早就是基督教文化界英雄之一了。他在中国基督教文化界的地位,好像梁任公先生在中国一般文化界的地位。他们二人都只活到五十六岁,(梁任公1873-1929;刘廷芳1891-1947)虽不能说是短命,也不能算是长寿;但他们在文化界都活动得很久,影响很大。[2]

 

应元道于19264月,在《文社月刊》中发表一篇长文,题为〈二十余年来之中国基督教著作界及其代表人物〉。他在众多的华人基督徒中以六个标准来选出十多位代表人物。其标准为:

(一)  有多年的著译经验和丰富的著译成绩的。

(二)  有自成一家之学问思想的。

(三)  有卓特的名誉,为一般人所景仰的。

(四)  有杰出的著作天才,而于前途有无限的可能性的。

(五)  在基督教文字事业历史上曾有过相当的贡献,而今已在“过去时代”中的。

(六)  在基督教文字事业历史上曾有过相当的贡献,而今尚在继续努力中的。[3]

 

他所说的十几个代表人物分别是谢洪赉、范皕诲、陈金镛、张亦镜、陈春生、胡贻谷、王治心、刘廷芳、赵紫宸、简又文、李荣芳、吴雷川等。他肯定:刘君廷芳,是现在中国教会界中一个重要的领袖,同时又是一个新派的思想家和著作家。[4]他评论说:刘君的头脑很清楚,对于任何问题,每能用科学方法把它一层一层地分析,然后各与以适当的评论和解答,他在多数长篇的论著上,都是应用这样方法的。他的著作上的文字,也很不错,因为他能把一种思想,用清描淡写的文笔把它曲折地写出来。这一层,看似不费气力,纯粹由脑经中流出随意写来似的,但是使人们读了,却觉得它是一种很明瞭,很有条理,又很清脆易读,毫不讨厌的文字。这是刘君文章上的特点,很有几分与胡适之君相似的。[5]

 

刘廷芳于1920年由美国留学回到,受司徒雷登之邀至燕京大学任教。不久就任燕大神科科长,于1922年4月和1923年4月分别晋升为副教授和教授。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基督教界崭露头角,成为当时中国基督教界炙手可热的人物。司徒雷登给予他极高的评价,说:如果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他(指刘廷芳)也许是我们最大的一笔财富,并且是全中国最有价值的二或三个华人基督徒之一。他也许比任何其他的中国教徒更为杰出,对当前事物的较深远的意义和影响更具洞察力和预见。[6]

 

1922年5月2日至12日,中华基督教全国大会在上海召开,刘廷芳成为是次大会的核心人物之一,被公推为大会筹备会第三股委员及大会宣言草拟小组的主席,负责起草〈教会宣言〉。在筹备大会的时候,筹备委员会中的西人决议将第三股制撰宣言的责任,完全交在华人手中,其理由有二:(一)基督在中国已百余年了。今日全国,已有三十六万信徒。这大团体,当有一种正式的表示。这种表示,当实在能代表中华基督信徒的意见。这不是西宣教士,和差会派来的同工者,可以代行的。(二)在华教会担任教会职务的西人,数目在七千左右。这七千余人,代表欧美澳三大洲数国的教会,并且是隶属百余宗派与机关。他们的遗传和信条,不是相同的。对于信仰的主张,办事的宗旨,不是一致的。这样复杂的团体,若要发表一种宣言,是很不容易的。[7]因此,刘廷芳认为该宣言是中国基督教会第一次以全国名义对国内、国外,全体信徒,和全世界教会作正式的布告。……是完全华人的著作,一切计划,自始至终,全是华人自主。[8]

 

在5月4日大会的发言中,刘廷芳以〈中国的基督教会〉为题演讲,折服全场听众,其中“互相尊重、彼此相爱”的口号更是成为一句众所周知的名言。在刘廷芳逝世后,美国“基督教世纪”周报于1947年8月20日刊载一节社论,述及刘廷芳之死,称刘廷芳死得太早了,他是一个中国的基督教学者、编辑、神学教授、传道人、圣诗撰述者……在中国教会各方面的事工进展上,他有了如许的贡献,还只不过五十岁的中年。如果天假以年,恐将有更大的领导力量。文中又特别提到他的名言:“美国牧师们常用的一句话:‘意见纵分歧,爱心却唯一。(Let us agree to differand resolve to love)。’一般人不会想到这是廿余年前刘君在中国基督教集会中所说的话吧![9]

 

当然,刘廷芳对于20世纪中国教会最大的贡献当属他担任基督教六公会合编的《普天颂赞》的主编。赵紫宸总结最杰出的贡献是“颂赞普天宏教旨,发挥真理坐书林”[10]。崔宪详说:刘先生另一项对于中国教会的伟大贡献,便是六公会——中华基督教会、中华圣公会、美以美会、华北公理会、中华浸礼协会、监理会——组织联合圣歌委员会出版的‘普天颂赞’。这部巨制的选歌、制谱、修词、编辑等、确乎非常不易,当时六公会所派委员虽皆一时知名之士,而刘先生于一九三二年后在其中担任编辑委员会主席兼文字支委会主席,运用他的优美文学与音韵天才,贡献独多,参加的成绩特别卓异,为众共仰,有口皆碑。[11]

 

二、刘廷芳基督教本色化的基本视野

作为20世纪20年代最为活跃的基督教领袖之一,与社会、教会共同经历与思考五四新文化运动与中国基督教的新文化运动、非基督教运动与中国教会本色化问题、收回教育权问题与基督教教育路向的问题、五卅惨案激发的国家主义与帝国主义之间基督教与中国国民性的问题。刘廷芳在这一时期中在《生命月刊》、《真理周刊》和《真理与生命》所发表的文章,均以敏锐的政治触觉与对时局的强烈关怀,作出一位基督教思想家的独特观察与见解。其中,有不少文章触及基督教本色化的思考,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中国的基督教会》、《为本色教会研究中华民族宗教经验的一个草案》、《中国基督徒爱国问题的平议》、《基督教在中国到底是传什么?》、《中国基督教伦理的贡献》、《基督教与中国国民性》、《基督教在中国今日当如何自修止谤》等。

 

在刘廷芳提出的基督教本色化理念之中,其主要特色是:“他兼具‘属灵’(个人)与‘政治’(社会)的双重关怀,在这种双重视野下谋求中国得救之道。”[12]刘廷芳这种兼具属灵与政治的双重视野与他特殊的成长、教育、政治背景离不开的。

 

身为温州第三代基督徒,从祖母开始,就因信仰基督教而得传教士帮助,从小在教会学校中长大,受西方文化影响。但他父亲刘世魁在庚子事变中,被官兵打伤的事件以及因此卧病在床,最终英年早逝的事件,促成刘廷芳对国家兴亡有着强烈的使命感,最明显的事件就是年仅15岁的他激烈回应时局[13],甚至后来离开艺文中学转学至圣约翰大学附中。

 

在他受恩于司徒雷登,准备留学美国时,曾在师生欢送晚宴上被质疑:“他(刘廷芳)到了西方就在西教士的影响下,他所说的一定维护西教士,我们全然得不到任何好处。”[14]因此,刘廷芳在十年的留学生涯中,始终不变保持中国基督徒身份的清醒。在其《半夜对烛追忆南美留学往事》一诗中清晰地表达了这种清醒:

三万里外求学

嚼三千年前的古文章

还要为国家同胞争口气

明朝在白晳儿童前

把黄黑的高低分清楚。[15]

 

吴昶兴说:“这样的背景塑造了刘廷芳回到中国处理其人生问题的态度,一方面必须从中国人的立场观点看问题,也须以服务中国为最终人生目的;另一方面,他也必须以实践基督教信仰作为他基本的信念与价值观,通过教育来宣扬其价值、理念以及实践的渠道,达到基督教救国的理想。” [16]

       三、刘廷芳基督教本色化的理念

传承福音信仰,在美国受按立为牧师。刘廷芳并不因此崇洋,反而始终穿着长袍在中西教牧面前亮相,以明中国基督徒的形象。支华欣与郑颉丰在〈神学博土刘廷芳〉一文中记载:据花园巷堂的老信徒说,当年他是穿着长袍,手提行李箱来拜谒阔别八年的母亲的。后来他在燕京大学教书时,也常穿中国长袍。”[17]我相信这是刘廷芳基督徒身份与国民身份的外在体现,更加可以追溯的,则是他基于属灵与政治双重视野的基督教本色化理念。

 

我们从刘廷芳几篇相关的文章,寻找其基本的理念,包括本色化教会的定义、本色化教会的根基以及本色化教会的使命。

 

(一)  本色化教会的定义

对于中国教会的走向,刘廷芳认为中国基督教本色化是必须要走的路。在192254中华基督教全国大会的演讲中,他首先指出“我们今日到会的,无论是华人,西人,都是中国的基督教会的份子,我们对人,对神,双方负责。上帝严重的付托,是我们所受的使命。全国中华信徒道德灵性生活的前途,是我们肩头上的重任。我们是全国信徒的代表,我们的言论,当实在能代表他们的希望和渴念。”他说:“我们所当讨论的,是怎么样的一种教会。不但能够为一切可以指定的,可以预料的难题,寻求相当的解决。并且对一切与时俱增,变化无常的艰难,作不息的奋斗。不但能保存发展中华基督徒已有的成绩,并且能铲除现在教会中一切根深蒂固的弊端。”

 

因此,刘廷芳与他的仝人[18]在中华基督教全国大会时发布中国基督徒的教会宣言,在教会宣言的第一章第二纲中列出中国本色教会的九条内容:

1.        吾中华信徒,认定教会是基督徒得受灵育的灵家。此种灵性的抚育,不当与吾国民族的遗传与心灵的经验相违反。

2.        吾们感佩西国宣教者,因为他们曾用忠虔舍己的精神,在中华创立教会。吾们也感佩西国教会,因他们尽力的捐输,和恳切的祈祷,助成中国教会的事工。今日一切的成绩,他们都是有份的。

3.        我们对于西来的古传,仪式,组织,倘若不事评判,专做大体的抄袭,卑鄙的摹仿,实在是不利于中华基督教永久实在的建设。这是我们教会同胞的公意。

4.        中华教会,现在对她的使命与职务,已发生觉悟,这是我们要郑重地宣告。

5.        中国的历史,国人的特性,教务的性质,经验的指示,以及国内种种迅速的变迁,莫不要求一个中国本色的基督教会。俾得宣传中国本色的基督教。吾们所称为本色的基督教会,一方面仍与世界各宗基督教会在历史上有连续不绝的关系。一方面是要实在适合中华民族本有的文化,和精神上的经验。

6.        所以我们请求国内耶稣基督的门徒,能力合作。用有统系的捐输达到自养的目的。由果决的实习,不怕试验,不懦失败,而达到自治的正鹄。更由充分的宗教教育,领袖的栽培,及挚切的个人传道,而达到自传的目标。

7.        我们宣告,时期已到。吾中华信徒,应用谨慎的研究,放胆的试验,自己删定教会的礼节和仪式,教会的组织和统系,以及教会布道及推广的方法。务求一切都能辅导现在的教会,成为中国本色的教会。

8.        吾们请求现在中国教会里服务的西宣教师领袖,用切实的指教,辅助中华信徒。俾能当此大任。更使中华信徒,在他们试验中,得有不受限制的自由。

9.        我中华基督教会,承西方各母会,抚育已久。吾们深望我们的教会,成为中华本色的教会以后,一切思想,生活,与事功,不久都有可观的成绩。可以贡献西方母会,以表示我们感激他们的盛意。并且一切中华本色的贡献,能使全球基督教会的生活,都因此而得丰盛。[19]

 

后来,刘廷芳在1926年为本色教会下了一个明确的定义,该定义清楚显示其兼顾属灵(个人)与政治(中国国民性)的双重视野:

中国教会今日正提倡本色的教会。本色教会的定义,如今还未一致,但是我个人的,是很简单的:本色的教会是藉着主圣灵的指导,由中华国民自动所造成的一个教会,用中华民族灵性的遗传与经验,用中国文化的要素,去发挥基督教的教训,去鉴别采用教会在西方历史上所积的经验与遗传,能适时地服务中华国民与国家,作切实有效的贡献,拯救中华国民个人及国家的灵魂。[20]

 

(二)  本色化教会的根基

刘廷芳极其看重中国教会本色化的探索,建立在其属灵与政治双重视野的调和,所采用的方法并不是从神学的角度来诠释“教会论”,而是较为实际的探索中国的教会应如何往前走,即如何适应中国的文化,如何避免受到误解和批评,如何能直接走进社会被广泛认同。[21]他在政治方面的努力,被好友洪业批评,在他眼中:刘廷芳善于塑造形象,多方设法把中国基督教会拴在政治势力的快马上。[22]

 

然而,对于中国教会本色化的探索中,虽然他的本色化教会的定义还是兼顾属灵与政治。但他“从未因为对政治的强烈关怀,而偏移了他的信仰,或牺牲了信仰以求全政治上的实现。 [23]这在他给本色化教会根基的论述中有完全的体现,在其《你们说我是谁?》一文中说:“我相信基督教的教会,是以耶稣基督为中心。他是教会的元首,他是教会的基础。我们若对于基督无真切的认识,对于他的教训无清楚的了解,无与日俱进与时俱新的觉悟,对于他的品格精神上无亲切的交接,我们便失去基督。我们若失了基督,我们的教会便失了根基。我我们的工作便失去了指挥引导的元首与领袖。我们的教会便要成为沙滩上大风中的建筑,漂流大海无舵无指南针的船舶,不需外来的反对,亦必至灭亡。[24]

 

(三)  本色化教会的使命

刘廷芳关于本色化教会的使命,集中体现在中华基督教全国大会上的演讲《中国的基督教会》一文中,他以八个方面来论述“我们中国的信徒心目中理想的中国基督教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教会”。

一、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对一切罪恶作无畏约奋斗。

二、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把耶稣基督完全地表彰出来。

三、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能宣扬上帝的使命。

四、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能服从圣灵的引导。

五、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适当地教授圣经

六、中国的基督教会,必要能实地服务中华国民。

七、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竭力的主张统一。

八、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始终不懈地,实行试验工作的协和。[25]

 

刘廷芳眼中的“中国的基督教会”的根基,注重属灵上的关怀:

第一是“把耶稣基督完全地表彰出来”。他说:“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能助中华全国人民,真正地领会基督当年舍身救人的真义,真切地觉得主现今和人同在永存不灭的能力。

第二是“能宣扬上帝的使命”。他说:“中华基督教会,必须能宣扬上帝的公义,和他的仁爱,如同基督把上帝表示给我们看一样。……必须作清澈洪朗的晨钟,宣传上帝的使命。助全国国民,明白看见真活公义的上帝,仁慈的天父。

第三是“能服从圣灵的引导”。他说:“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能够忠信地服从圣灵的指导,不移方向地,在圣灵所指示的正路上,往前行去。纵使因此失了生命,也所甘心。誓不容何种试诱使他倾跌。

第四是“适当地教授圣经”。他说:“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深切满足地,信仰圣经真是上帝的训言。

 

同时,刘廷芳兼顾中国社会及政治,首先指出“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对一切罪恶作无畏的奋斗。”他说:“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日夜提醒全国国民,使人人真确地晓得罪恶的实在。且切实地明白罪恶的结果的惨酷。教会必须把他熠耀的亮光,天天照射。使一切罪恶,无论个人的,无论社会的,都无尺寸躲藏的余地。”其次,他鼓励中国教会要“能实地服务中华国民”。他认为“中国的基督教会,当是中华国民自有,自治,自动,自主,的教会。不是一种压伏制治国民的机关,是服务中华国民的公仆。”他注重基督教“世上的光”的作用,来提醒教会“必须有导师的观觉,领袖的精神,引导我民族顺世界途化的潮流,积极前进。

 

最后,针对当时宗派林立的事实,他提出中国教会必须要寻求合一。他说:欧美的教会,四分八裂。传来中国,也分成百余支体。在西人一方面,各有历史的理由。在我们中华信徒一方面,这种种历史无深切的关系。宗派的分别,往往成教会进行的障碍: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中国的基督教会,必须努力主张统一。绝对不容人造的宗派,破坏神赋的友爱。不容疆域的关系,发生无端的猜忌。不容地盘的私念,作彼此攻讦的丑行。中国的基督教会,必拼死命主张统一。[26]他提出中国基督教会主张统一的三个理由是:中国的基督教会主张统一因为他爱基督。……中国的基督教会主张统一因为他信上帝。……中国的基督教会主张统一,因为他熟谙人情。[27]

 

他屡次提到教会的统一要“拼死保护”,他说:中国的基督教会,必要统一的。在他统一范围以内,性情不同,兴味不同,主张不同的,只要真正爱主,遵主的旨意去行的,都有立足之地。因为教会若真正爱主,主必在其中。主的爱能融合众心,主的力是必能维持一切。中国的基督教会所主张的统一,是根本的统一。[28]最后,最让在场听众折服的就是他提出中国基督教会实行统一的秘诀,就是“互相尊重”“彼此相爱”[29]

 

谢扶雅在〈燕大故人与往事〉中回忆当时的情形时说:在最后一天的大会中,刘廷芳登台作狮子吼的演讲,结语谓:‘我们同意相异,决心相爱’。全场鼓掌欢呼,全国协进会才告产生。[30]

 

总结:刘廷芳对于基督教本色化的理念,在他自己所写的诗歌《中华教会歌》中完全体现出来。该诗编入他所主编的《普天颂赞》第218首中,现妙录于下:

教会雄立宇宙间,惟一根基是主;

圣水,圣道极庄严,光辉照耀千古;

元首抚育至殷勤,保持贞嘉清洁,

复蒙流血赐生命,永远刚强不息。

教会四方征同志,造成坚强团契;

一主,一道,一水礼,同受得救印记;

同心努力同宣布,基督救人精义;

中华教会三基础,自养,自传,自立。

茫茫大地物竞场,弱肉强者吞噬;

私欲贪嗔恶心肠,到处欺凌威胁;

罪恶壁垒最森严,力功才能破灭;

如同壮士在前线,教会奋斗不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刘良模与《义勇军进行曲》

Copyright 2008-2015 单县基督教堂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单县胜利路中段488号 邮编:274300 电话:0530-4658865 0530-4660119 
邮箱: tsuliangsir@yahoo.com.cn / sxlianghui163.com 
QQ: 249530960(文件查收、管理员)    1105932304 (网站发文、管理员)

鲁ICP备09041396号
Powered by OTCMS V2.88